三人改装“隐形采砂船”非法采砂 专人盯梢实时报信

三人改装“隐形采砂船”非法采砂 专人盯梢实时报信

改造的采砂船内景

  “在魏成等人非法采砂案的办理中,我们引导公安机关围绕水量计算、损失认定等方面进行取证,全面固定证据,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最终顺利提起公诉,指控的犯罪事实全部被法院采纳。”5月23日,在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检察院举办的“小课堂”上,该院员额检察官以一起非法采砂案为例介绍了引导侦查工作。

  改装船只,只为非法采砂

  江砂素来有水中“软黄金”之称,但在不法分子眼中,这些江砂却成为牟利的“真黄金”。

  2017年8月,魏成和弟弟魏军以及李源共同出资购买了一条船并改造成采砂船,雇人前往位于安徽马鞍山境内的长江水域进行非法采砂活动。没多久,魏成等人在非法采砂时,被马鞍山相关执法部门抓获,并对其处以20万余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被处罚以后,魏成等人将非法改装的采砂船卖给他人。船虽然卖了,但他们却没从中吸取教训,依然惦记着要靠非法采砂谋利,没多久就决定重操旧业。

  2018年3月,三人商量好再次进行非法采砂活动,共同筹集约300万元用于准备工作,同时约定三人均分采砂所得。随后,三人前往安徽某船舶市场,购买了一条比之前更大的普通运输货船,将船从安徽开到南京某船厂进行改装。

  为了便于进行非法采砂作业,并逃避相关执法部门的监管,在改造船舶时,魏成等人颇费一番脑筋,要求工人把船改成外面看不出来是采砂船的样子。负责改造的沈晓明根据船的规格提了一些建议,如遮盖罐子的钢板要放低,不然从外面能看出来,并根据采砂管的尺寸决定挖多大的洞。

  根据事先定好的改造方案,他们在船舱内部装了两台800匹马力的吸砂泵,在左右舷挡板均有适合吸砂管进出的可打开挡板区域,便于采砂工作开展。但从外部看上去,却几乎看不出吸砂泵的存在。在他们看来,这样改造而成的“隐形采砂船”,既能够满足快速采砂的需要,又可以以船舱为伪装,掩护非法活动的进行,躲避相关执法部门的监管。

  经过紧锣密鼓的赶工,船只改造完毕,魏成等人非常满意,随之开始招募人手,准备“大干一场”。2018年“五一”期间,经过改造的采砂船正式下水,魏成等人招募而来的帮手范巡等人也正式上船,加入了这支非法采砂队伍。

  专人盯梢,实时通风报信

  根据江苏省的相关规定,为保护长江生态环境资源,禁止在该省境内长江水域进行一切采砂活动,这意味着魏成等人根本不可能获得在长江南京段水域进行采砂作业的许可证。但是,在利益的驱使下,他们还是一头扎了进去。

  2018年5月4日晚上,“隐形采砂船”开到了长江南京段的两处水域。在这里,非法采砂作业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凌晨,魏成等人采集江砂1万余吨,非法获利20余万元。

  “首战告捷”让他们很是兴奋,仅隔了一个晚上,又再次开始非法作业。一个通宵过去,“战绩”依然喜人,采集1万余吨江砂,获利近20万元。

  从5月4日至6月10日,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魏成等人夜间在长江南京段多处水域进行非法采砂活动10余次。

  为便于管理,魏成、魏军、李源三人还进行了相应分工,魏成负责召集、指挥,安排人员实施采砂等活动;魏军负责联系买主、收取卖砂款以及操作吸砂泵;李源负责船上人员运转、现场望风以及操作吸砂泵。雇用而来的范巡等人则分别负责开船、望风、操作及维修采砂设备等工作,每月领取几千元不等的工资报酬,每次非法采砂活动结束后,还能领取一笔几百元不等的额外报酬。

  为逃避执法部门的监管、检查,魏成等人采取了多种“安保”措施,除对采砂船进行相应伪装外,非法采砂作业也往往在晚上9点以后到凌晨之间进行,在进行非法采砂活动时,不开灯,采砂船上安排了现场望风人员,观察周围环境,一旦发现有不明船舶靠近,马上通知其他人员停止作业,收起吸砂泵,驶离采砂区域。

  每次进行非法采砂活动时,魏成等人还会安排人员驾驶小船前往采砂水域附近观察执法部门的执法艇,如果执法艇停在码头,“盯梢”人员电话通知可以出去采砂,如果执法艇没有停在码头,电话通知不可以出去采砂,一旦发现停在码头的执法艇开动,也会立即进行通知。

  相互勾结,共同实施犯罪行为

  丁权是一名船主,平时跑运输,他的妻子和魏成等人是一个村的,平常走动较多。他看到魏成等人的船经常抛锚停在新洲夹江附近,空货船靠在后面,就怀疑是非法采砂的,但他没有选择报警,而是参与其中。

  “你是不是打砂的,能不能卖点给我?”丁权电话联系魏成。

  “你如果要,直接跟魏军联系。”见是熟人,魏成没有否认。

  按照魏军的电话指挥,丁权在夜间将船开到指定地点,装满江砂之后迅速消失在茫茫夜色中。而他,只是诸多跟魏军等人合作的买砂人之一。

  魏成等人改造的“隐形采砂船”虽然原型是运输船,但是改造以后,船舱里面基本上都是各种各样的机器设备,根本装不了采集的江砂。对于这种情况,魏成等人也有解决的办法,那就是跟一些货船船主合作,各取所需。

  每次采砂前,魏军会通过电话联系这些船主,告知具体地点和时间。双方会合以后,运砂船靠到魏成等人的“隐形采砂船”边上,采砂船将吸出来的江砂直接打到旁边的船上,这些船主当场支付相应的报酬,然后再将盗采而来的江砂加价卖给收砂码头、公司或者个人,谋取利益。

  根据群众举报,公安机关对该案立案侦查,并将犯罪嫌疑人魏成、魏军、李源等人抓获归案,其他犯罪嫌疑人随后也陆续归案。

  公安机关侦查发现,魏成等人除在2018年5月至6月期间在长江南京段水域进行非法采砂活动外,还曾经于2017年11月在长江南京段某处水域非法采砂2000余吨。

  经南京市鼓楼区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判决魏成、魏军、李源、范巡等10人犯非法采矿罪,分别判处一年至五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各并处5万元至40万元不等的罚金,并决定对除魏成、魏军、李源等三人外的其他人员执行缓刑。2019年4月13日,上述判决生效。参与非法采砂活动的其他10余名船主也因共同犯罪被法院以非法采矿罪判处刑期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相应罚金。王宇

暂无评论

请到【后台 - 用户 - 我的个人资料】中填写个人说明。

发表评论